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兰州网  >  教育  >  教育风口
中考体育需要“开小灶”吗?
发布时间: 2020-12-29 09:38 稿源: 中国教育报   编辑:柳杨春

  分值大幅增加成趋势,相关培训热度持续走高——

  中考体育需要“开小灶”吗?

  中国兰州网12月29日消息 “中考体育提分后,不仅项目增多,难度加大,而且从初一开始,体育分数就计入了中考总分。2020年开学后,已经有不少学生丢了分。”在四川成都某体育培训机构网站,董事长吴某的话,直击部分家长的焦虑,为体育培训的“必要性”做了背书。

  从今年初云南省首提中考体育分值与语数外三科齐平,到日前教育部明确未来绝大多数省份中考体育分值都会大幅增加,围绕该话题的热议一直没有中断。借着分数提升的由头,体育培训机构加大了宣传力度,吸引家长报名,在全国多地引发体育培训热。

  但中考体育改革真如培训机构所言,是难度大、易丢分的吗?为拿高分参加体育培训班有必要吗?学生、家长、学校又该以何种心态、哪些准备来应对改革?

  改革:分值提升不等于难度加大

  在本轮中考体育改革中,云南省打响了“头一炮”。该省日前公布的《云南省初中学生体育考试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在全国引发广泛关注。

  “《方案》标准并不高,考试也不难,学生选择的空间是比较大的。”云南省中考体育改革专家组秘书长、云南师范大学体育学院院长聂真新表示,《方案》从起草到发布,历时三年百易其稿,目的就是确保科学性。

  以基础体能测试为例,聂真新介绍,《方案》最初设计的满分标准参考的是《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2014年修订)》的优秀线,但为避免考试的选拔性倾向,最终确定为及格高线,让学生“跳一跳摸得着,练一练得高分”。

  记者也注意到,体质健康监测部分引入了BMI(体重指数)这一数据,计算方法为体重(千克)÷身高2(米2)。按照计分标准,假如某学生在七年级时超重,只要八年级他的体重没有过快增长,BMI数据保持或向好,就能拿到满分。

  虽然云南中考体育改革是因分值提升而被广泛关注,但分数本身并非改革的目的。早在今年1月,该省教育厅体卫艺处处长徐忠祥就公开表示:“我们提高中考体育分值的目的,就是让学校更加重视体育,让家长、社会更加重视学生体质健康,引导教育回归本位。”

  《方案》的制度设计也充分体现了这一目标。“过去全国大多数地方的中考体育采取终结性评价方式,初三年级一次考试决定初中三年体育总成绩,这是有一定弊端的。”河南省教育厅体卫艺处原处长郭蔚蔚说,“云南这次把终结性评价变成了过程性评价,3年考6次,100分分配到三个学年,这就引导学生在整个初中阶段都要坚持参加体育锻炼,改善自己的体质健康状况。”

  家长:紧盯分数不如培养孩子习惯

  “家长没必要给孩子报体育培训班。”江苏省苏州市高新区教育局党委委员、苏州高新区实验初中教育集团原总校长严建春曾长期工作在初中教育一线,他表示,按照《方案》设计,学生只要在校内上好体育课,认真参加校园体育活动,拿高分并不是什么难事。

  但部分家长的诉求并不是“拿高分”,而是“拿比别人高的分”。

  据媒体报道,上海的李先生专门研究了云南《方案》,注意到九年级男生1分钟跳绳110个得0.1分,跳170个得2.0分,认为“真到了中考时,一分就是千军万马,家长不可能不争不抢”。虽然孩子只有小学三年级,李先生还是给孩子报了体育培训班。

  面对体育培训行业热度走高,实际质量却参差不齐的现状,聂真新道出了自己的担心:“体育培训有很强的专业性,不是随便拉几个人就能组个班的。”

  他表示,运动是个科学、系统的过程,如果家长急于见成绩,培训班迎合家长心理让孩子运动过量,不仅会影响孩子对体育的兴趣,更会影响他们的生长发育。目前兴起的体育培训班,很多不具备相关资质,培训人员专业水平有限,场地器材也不足,还容易造成孩子的意外损伤。

  比起紧盯分数、考试前“临时抱佛脚”上培训班,专家更建议家长以身作则,从小培养孩子的运动习惯。

  “在孩子的一生当中,尤其是中小学阶段,学习重要,但身心的健康发展更重要,所以家长应该帮助他们合理安排时间参与体育锻炼,不能再像过去那样,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做题上。”郭蔚蔚说。

  孩子的表现折射家长的教育观念,而家长的观念又是整个社会价值观的浓缩。聂真新期待,社会“重文轻武”的观念能够移风易俗,在体育的育人作用上,家长能和学校、教育行政部门达成共识。

  学校:加强体育工作综合性制度设计

  体育考试3年考6次,专项技能8项选2项,学生可根据身体状态预约考试,校级到国家级竞赛名次均可折算计分……《方案》为学生参与中考体育留足了空间,同时也考验着学校的体育工作水平。

  “过去的中考体育,考试多由市县级教育行政部门来操作。《方案》把考试的操作权交给了学校,这样更符合教育规律。”郭蔚蔚说,“但对于学校,新的考试内容和形式意味着组织考试的难度变大,每个学校都要结合实际做出整体安排,才能把《方案》落实好。”

  在严建春看来,落实《方案》不仅要着眼于考试本身,更要对学校体育工作做出综合性制度设计。“以我过去任职的学校为例,我们在4个校区选拔了6名体育教师担任中层干部,提高体育教师的政治待遇。”他说,“这样的举措不仅留住了人才,更让全校教师都意识到了体育课的价值。体育教师不让课,其他教师不占课,学校体育工作自然开展得顺利。”

  “十三五”期间,针对长期困扰学校体育工作的师资和硬件水平问题,国家加大了投入力度。

  在师资方面,全国义务教育阶段体育教师数量从50.2万人增加至59.5万人,共培训一万多名国家级骨干教师,同时针对农村边远地区、贫困地区或者经济发展欠发达地区专门培训了10万名体育教师;在硬件方面,小学、中学的体育运动场地达标率分别达到了90.22%和93.54%。

  “师资、硬件水平大幅提升后,学校要做的,就是树立健康第一的教育理念,开齐开足体育课,狠抓课堂教学质量,做到教会、勤练、常赛。”聂真新分析,部分学校无法做到开齐开足体育课,有客观原因,但关键还是看校领导,“希望随着《方案》的出台,过去‘两个哨子一个球,学生老师都自由’的体育课成为历史”。(记者刘亦凡李小伟)

稿源:中国教育报   编辑:柳杨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