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兰州网  >  教育  >  学生视角
记忆里的乡集
发布时间: 2020-08-13 09:37 稿源: 兰州晚报   编辑:柳杨春

  插图韩征

  乡里的集市,始于何时,乡里人并不知晓,但逢集必赶的习惯一直保留到现在,叫法也新鲜多样:逛集、跟集、浪集等。一四七、二五八、三六九,一月三旬,每旬三集,三三见九,约定俗成。风雨无阻,雷打不移。一年四季只有农忙时节集市相对处于低潮,过了端午节,麦子收割拉运上场,集的低潮便日甚一日,待到进入漫长的冬闲季节,特别是到了年关,集便掀起高潮。

  每逢起“集”的这一天,庄稼人提前喂好鸡狗,收拾整理东西,做着出门的充分准备。家里小孩难得不赖床,早早起来吃过早饭,相约四邻的小伙伴,什么时候走呀?快点走呀?于是,原本有些冷清的村庄,一扫往日的沉寂,热闹的气氛在村庄的各个角落生动活泼起来,时间便开启了乡里“集”的模式。

  一时间,四面八方通往乡镇的路上就出现了一溜一串,成群结伙的男女老少。步行的、骑牲口的、蹬自行车的、骑摩托车的、乘小四轮的……人人穿戴一新,个个满面春风,一扫平日的腌臜土气相,捎带着家里独有的土特产品。或赶牛驴,或牵猪羊,或捉鸡兔,或提肉蛋,或挑瓜菜,或背柴草……丰盛复杂,各领风骚,从四面八方汇集赶来。熟人遇熟人,亲朋遇亲朋,陌客见陌客,一人一副面孔,一口一种腔调,说家常,道亲热,话桑麻,谈生意,笑声话声买卖声搅拌在一起,难以听出个头绪,偶尔还有不知来源的其他声响交织在一起,飘荡在小街的上空。经营者八仙过海,各显其能,卖吃卖穿卖玩的,算命看相拆字的,说书弹唱杂耍的,看病按摩教气功的,修鞋理发照相的……五花八门,变着法儿招揽顾客,把乡间集市往日的冷冷清清,喊叫得红红火火;赶集者人头攒动,摩肩接踵,你不撞人人撞你,人不挤你你挤人,心里蓄着兴奋,脸面浮着油汗,长久劳作积淀的辛苦和家务带来的困顿烦恼——霎时全融化了消散了,所有的欢畅和繁华似乎全集中于此时此地。

  乡里的集是乡村世界的浓缩凝聚,也是乡民生活、思想、观念、风俗等等的展现袒露。透过这集,可以窥视乡风乡民的全貌,可以感触乡村乡民脉搏的跳动。

  穿着打扮是乡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人群中,闺女媳妇衣裤大红大绿,款式新老兼而有之,也有时髦的女子穿高跟鞋、蝙蝠衫、健美裤的,长相大多明眸、皓齿,红脸蛋,黑秀发或盘旋头顶,或蓬松脑后,也有白脸皮涂脂抹粉的,也有烫头卷发披肩的。还有个别男人,为了显起尊贵,眼镜、手表、嘉陵摩托车相伴。嘴里叼着香烟,屁股骑摩托。这等人行走起来“突突突”喷烟吐火,先声夺人,抖一路威风,扬一路尘土,骇得鸡飞狗跳,震得路人刮目咂舌躲闪不及。

  有年长者们赶集也没的清闲。老两口被孙子们扯着衣襟,吃力地牵着向前拥挤看热闹,孙孙是小皇帝,是心肝宝贝,有求必应,要吃要穿要玩,不论钱多钱少,他们也舍得掏,百依百顺。孙孙走累了,就势倒在地上蹬腿跺脚撒娇卖乖,非要爷爷背着走不可。路人们哄笑着喊“老汉要整呢,娃娃要哄哩”。爷爷只得拔出嘴里的烟锅,在鞋底上叩出烟灰,把烟锅别在腰带上,心甘情愿背上小家伙胡游乱逛,任其喧闹。村子里朱守业老汉独身,难得有工夫赶一趟集。赶集头等大事便是要理一次发。他坐在剃头匠的板凳上,剃头匠笑眯眯地招呼着,他乐意为乡里老汉理发。老汉们不理“洋楼头”,不吹风,不润油,剃光头简单,一蹴而就省工省料。青年人理发半个来小时,收费3元左右,剃光头只需10分钟,收费1元。剃头匠三两下刮完了老汉几撮稀稀拉拉的白发,付钱时,老汉竟跟剃头匠争起价来:“剃光头一律都收1元钱太不公平!”剃头匠不解其意,问:“咋个不公平?”老汉激动得赤了脖颈红了脸:“这是平均主义!应该分个头发薄厚啊,我这光葫芦,电光撒,你劈了几刀呐!”他的大实话冒出了山气,撩得在场的人全“轰”地笑了。

  “媒婆婆,吃的个皮嘴油火火”。东街涝坝的大柳树下,永远弥漫着爱情的味道。两个一脸羞涩的男女青年,被走乡串户一个叫“二神仙”的媒婆约活到了这里。男孩一脸欢喜,女孩背着身子,满脸通红,双手揉捏着黑黝黝的粗辫子,时不时回眸,偷偷瞟上一眼男孩。“咳咳,娃娃哎,你们俩都看上着了吗,看上了接个准心。”男孩迅速地掏出准备好装在衣兜里的花手绢塞进女孩臂弯里,女孩的脸更红了,一点一点将手绢叠进手心。“二神仙”一脸得意“啊啊,他表叔,看这事成了,这可说定亲、拉扯日子吧”。男女双方家长此刻满脸欢喜,互敬纸烟。“走,咥羊肉走,到馆子里说走”!男方的父亲提议着,三人站起来,有说有笑。看热闹的人说,“噫,看来事成了!”

  “集”上最大交易场所当属聚集牛羊牲畜的畜禽市场,开业早,收摊迟,几天前,“热心人”已在背街旁宽阔地方用铁丝,树枝和白灰围成一个三五亩见方的大场子。十点不到,场内人声鼎沸,拴满了牛、羊、驴、马和鸡鸭,热心的经纪人精神抖擞地在买卖双方之间奔走,时而用指头弹压着牛驴膘色,时而掰开马嘴看看齿龄,双方议价不用嘴,却在衣襟下用手指表达价格,实在是一种奇观。有时候就轻而易举做成了买卖,遇到双方价格扳得硬的要费尽口舌才行。

  夕阳西下,人们该买的买了,该卖的卖了,想看的看了,想吃的吃了,要逛的逛了,要耍的耍了,红红火火,喜气洋洋,集的喜悦充斥在每一个兴致勃勃回家人的路上。留下的只有空气中浮荡着当日浓烈而复杂的“集”味儿,久久弥漫不散,让时间品尝、回味到下一个集日。

  □刘万祥

稿源:兰州晚报   编辑:柳杨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