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兰州网  >  教育  >  学生视角

格布上的花

www.lanzhou.cn2020-02-11 17:53

  看见灯熄灭了,消失的记住了。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有我的家,洁净的青瓦房。往昔的画面在时空不断交错定格,一张被苏格兰红格子布覆盖的桌子上,沾着露水的风信子淡淡地透过了忧伤。

  宋,金戈铁马,轰烈之处。

  在孤独的一个角落,她独自凭栏观望风去风留。是寻觅的无奈,是淡酒的冷清,还是颠簸的凄惨?为何“怎一个愁字了得”?只因她少一个家。纵使才华横溢、诗情满腹,她也不过是一个平凡的女子,渴望家的安定、家的温暖。她要的不只是一处可以栖身的房子。家是心灵相通的人共同撑起的一片天。故人逝去,房子便成了一个没有温度的死物。国家山河破碎,她的幸福便随战火烟消云散。“不肯过江东”是对故土的依恋,“人比黄花瘦”便是怀念,“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则是无奈与悲凉了。

  家国,在历史回眸的一瞬,在女子深沉的叹息中,幻灭了,只剩未消逝的孤单,只在离别后才察觉。

  清,浮华富贵,冷清之处。

  她在众人的簇拥下迈入了贾府,她形销骨立,是因为寄人篱下的苦楚。物质条件再好,那毕竟不是自己的家啊。也许家只是一栋茅屋,但那里有疼爱她的父母,有不需要她看人脸色说话的温暖环境。花飞花谢无人怜,只有她,在思念故土的同时,承受着家消失的忧伤。她的泪水,是因为对家的怀念;她的孤傲,其实是对家的向往。

  潇湘妃子的泪流干了,可那对家的梦却化作了满园的郁香,日日弥撒,只在离别后才浮现。

  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纸醉金迷,浮沉之处。

  她的身影在乱世之中漂泊,踏过胭红,路过繁华,只因它——家。她自小缺少家庭的温暖,因此在无数次的寻觅中,家是唯一的目的。青石板铺过的巷道深处,是她记忆中家的木窗。不被金钱所累,在异域看清人情世故,她想要的,仍是家。家是没有尽头的,像地平线一样延缓。于是她说:“三十年前的月亮早已沉了下去,三十年前的人也死了,然而三十年前的故事却没完——完不了。”因为家在心灵深处,是无法遗忘的故事,无止无休。

  有一种情感,古典得像一座千年的庙,晶莹得像一弯星星搭起的桥,鲜嫩得像春天一抹鹅黄的草。而它的源头,只来自于家。

  家的定义万万千千,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家永远是你心灵的寄托,是你的魂魄渴望回归的地方。那里有爱你的人,有你爱的人。成功也好,失败也罢,它总会为你敞开大门,欢迎你回去。你也许会离它而去,它却不会抛弃你,无论何时,家都会用它的柔情包容你。

  月亮渐渐地升起来了,记忆中的绿篱白花也渐渐清晰了。格子布上的花在月光中的记忆里绽放,对家的思念突然喷薄而出,家,格子布上的花,绽放绚烂。

稿源:中国儿童资源网编辑:柳杨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