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兰州网  >  教育  >  学生视角

恬淡生活的守候

www.lanzhou.cn2020-02-11 17:52

  重又提笔写你,在我19岁的时候。

  犹记得,小时候的我,身旁总有你的身影,相伴。孩提时的我,确是不懂事,却很易满足,只是想强夺身影的陪伴,让我不会孤单就已足够。(有点霸气哦!)每每傍晚,我都会很熟练地爬到你那依然宽广的双肩,它们依然强劲,以致让我感觉我有坚强的后盾,可以为我阻挡一切。就是这样,小手扣紧你的脖子,两小脚用力上蹬,加上短时间的“匍匐”,简简单单的动作,我每天都坚持在做,乐此不疲。因为我知道,当我成功登上“凹峰顶”,我可以独揽一切自以为的稀奇;我可以独享兜风的乐趣;我可以努力看到一棵树的最高点,数着小鸟一二三四个:我可以独……回想想,呵,怕不是吧!我不独,至少还有你,有你的守候!

  渐渐地,我开始在懵懂中成长,开始懂事,开始尝试理解。那是七岁时的事。一个并不烦躁的夏天,舒适。门口的树下,有一张藤椅,留着休憩。傍晚,我拉着你从房间直奔藤椅。怕是因为我的调皮吧,引得你不断地笑。爽朗的笑声,似乎可以冲破那一番宁静。你已经习惯,恬淡生活中我的捣蛋。我常闹着叫你给我讲革命时的故事。每到这时,我就会懒懒地坐在你的双脚上。你总是直坐着,拉着我的手,津津乐道,貌似没个尾。也不知道为何,我脑子里突然想到一间房屋,就像《安徒生童话》里一样:一个小木屋,简单却舒服。“爷爷,爷爷,我想有个自己的小木屋嘞!你看啊,故事里的小兔子小松鼠都有啊!我也想要一个啊!!!”你依然笑着,“好好好……”不住地应着,抚摸着我的头,依然那样可亲。但我信了,真信了,乐着。

  某一天清晨,你集来许多木头,有大梁的。“爷爷,干吗啊?!”我好奇,似乎早已忘了那个幼稚的要求。“咱造房子哦!你帮爷爷啊,好不?只有俺们俩。呵呵。”我愣了会儿,忽的跳了起来!“帮爷爷忙活喽!”我叫道。就这样,靠着屋子的一面墙,你开始了构架!我傻看着,应着你,接了几根木头,送了点水……不时有阵阵凉风,哇,满足的舒适。大概三五天吧,你真的给我搭起了那么一座小木屋,就你一个人。我还是傻傻的笑着,快乐的开心,灵动的跳,不知道该以怎样得轰动来表达那颗心的满足与快乐,不知道。可慢慢地,它却成了爱的港湾,因为不管风吹雨打,它总会陪着我走,走过春秋冬夏。

  ……

  后来啊,我懂事了!懂得这就是爱啊!

  我一直没有否认过自己的肤浅,也没有肯定过自己的成长。只是生活中的一点一滴串联着构成了我成长的足迹,它是我的主记录!

  现在的我,明白了很多事,也会想很多。不断面对着那些打着“幼稚”的幌子而不愿接受的事实。可时间告诉我,我必须接受,从容,没有怨言的。

  无数次,我看到你那张和蔼的脸透出的无奈与失望;无数次,我听到那代替爽朗的笑声的呜咽;无数次,我看到你饱经风霜的脸上老泪纵横……有太多的无数次,我看在眼里,却痛在心里,脸上露出勉强的微笑,却只为寻找一个心灵的慰藉,因为我还小,没有资本,没有能力为满足而满足,更不能让你抛开那些事再次爽朗的笑着活下去。可是,我想守在你的身边,静静地,就已足够。

  回想想,我该满足的。十九年的春秋冬夏,你,一直陪我走过。感谢恬淡生活中安详带给我的满足,感恩上天赐给我这样一段幸福的守候!

  满足中的幸福,因为守候,因为有你!

稿源:中国儿童资源网编辑:柳杨春